www.120033.com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120033.com >
这位娄底传奇女性因何被尊称为“国之贤母”
发布日期:2019-07-08 00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在娄底,有这么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女性:出身贫苦农家,8岁做童养媳,没有念过一天书,却被新中国开国领袖尊称为“国之贤母”。她就是开国少将姜齐贤的母亲刘太夫人。

  姜母刘太夫人,清同治七年(1868年)出生于娄底老街东北面涟水河拐弯处一个名叫“清浪潭”的地方(即现在的清潭居委会)。其家刘姓,为当地贫苦农民。刘家没有给她正式取“名”,只按其排行称其为“桂二妹子”。因其父母共生育了5男4女,家境贫寒,所以小刘氏8岁那年就被许配给船民姜绪民的儿子姜锦春做童养媳。

  姜家以船运为生。娄底老街,因涟水浩浩流过形成溪谷平原而成市。据历史记载,北宋熙宁六年(1073年)附近即开始有店铺集市。后来人气越聚越旺,逐渐形成集码头、客栈、商铺于一体的街市盛景。刘氏自8岁“嫁”到姜家,就开始栖居在姜家的运货小木船上。走涟水,进湘江,下洞庭,入长江,漂泊江湖,见多识广,同时饱受生活磨练。刘氏年长锦春两岁,像姐姐一样照顾着“丈夫”弟弟。两人从小青梅竹马,感情甚是融洽深厚。

  小刘氏虽从未进过学堂门,却体事明理。有一次她随公爹行船至湘潭,店铺老板少找了3文钱,公爹没发觉,小刘氏在心里细细一加减,立即发现了差错,并且坚持把少找的钱要了回来。还有一次,一位官员租她家的木船装30箱栽菊花的景泰蓝花瓶回家,小刘氏发现一个木箱里漏出了泥水,她和婆婆将花瓶从箱里移出,却意外发现瓶底藏有好多白银。在船上帮工的二叔主张拿一些补贴家用。一向对长辈尊重有加的小刘氏却突然将身子拦在木箱前面,坚决不许。她义正词严对二叔说:“叔呀,莫怪我说话不恭敬。俗话讲,非分之财莫取。我爷娘是规规矩矩的驾船人,哪能做这种不正不当的亏心事!”二叔又难堪,又气恼,只好悻悻地说:“还没轮到你小媳妇当家的时候!”没想到姜绪民夫妇一听小媳妇说得在理,都听她的。官家财物平安运达,秋毫无犯。

  为了减轻公爹公婆的负担,小刘氏十三四岁便学会了驾木帆船。当时跑船的都是青壮年男人,像小刘氏这样不畏风浪险滩,站立船尾稳稳把舵的年轻女子实不多见。在“姐姐老婆”的带领下,姜锦春也学会了划桨、撑篙。一家人风里来,雨里去,过险滩,斗急流,倒也别有一番乐趣。

  清光绪十五年(1889年),姜刘氏一家人经过长达13年的水上漂泊,决定改行上岸另谋生计。其时姜刘二人已完婚两载并喜得身孕。姜家在老街西头的河边租了一栋旧房,办起了蒸酒打豆腐的作坊。为了采用优质水源酿制米酒、蒸磨豆腐,他们不惜舍近求远,到一里多路远的观化古井挑来泉水,精心制作。观化米酒和豆腐的牌子越做越响。

  刘太夫人一生克勤克俭,辛劳持家。从21岁至36岁,先后为姜家生育6男1女,除老二夭折外,5男1女均养大成人,其中最小的孩子姜齐贤后来成长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少将。姜家以蒸酒打豆腐为业前后持续了约30年时间。前期租房营业15年,后自买铺屋又经营了15年,直至1919年刘太夫人年过半百,体力渐衰,才改做南货零售。她在临街的铺屋前挂了一块崭新的商号招牌,上书“姜万盛南货店”。老俩口诚信经营,1935年姜锦春病故后,67岁的刘太夫人仍不畏艰难,勉力支撑,直至20世纪40年代后期才停止营业。她为人、持家最讲方正、刚直、勤劳、节俭,常告诫后辈讲孝道,明事理,体人性。当婆婆后,一家二三十口人四世同堂,她依然主持得井井有条,5位儿媳也被她调教得十分贤惠勤劳。有段时间她是这样安排分工的:一个在河边垦荒种菜,一个用酒糟喂猪养鸡,一个在家做饭做菜,一个照顾祖母、看管孩子,还有一个负责挑水扫地、缝补浆洗。除此之外,每个儿媳每年还要做10双布鞋、织两件毛衣。晚上,打发孩子们睡了,她还要带领5个儿媳刮麻纺纱,直至深夜……

  刘太夫人既是姜家的“贤内助”,也是姜家的“主心骨”。刘太夫人的儿子姜齐贤投身革命后,与母亲分多聚少,内心甚是想念。在1933年红军第四次反“围剿”期间,姜齐贤曾与谈及过自己的母亲:8岁做童养媳,13岁学驾船,21岁蒸酒打豆腐,共为姜家生育6男1女一大堆孩子,年过六旬还在操持着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……如今母亲已65岁了,不知何日重逢?听得很仔细,对刘太夫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1938年刘太夫人70大寿时,、朱德从延安各寄来亲笔题写的红缎寿幛和个人单照,并尊称姜刘氏为“姜母刘太夫人”,亲笔签名的寿幛上写着“国之贤母”4个醒目的大字,表达对刘太夫人的赞美与敬意。1949年10月28日,刘太夫人在老家病逝,在为姜齐贤请假的报告上亲笔批示:“准假十天,并致悼意。”

  刘太夫人死后葬于现珠山东麓,每年清明及春节,总有自发拜祭的各界人士敬献花篮与挽联,以表对这位国之贤母的深深怀念与敬意。